一期尼cp颤颤菌!

一期尼迷妹一只_(:з」∠)_终身奋斗目标是成为粟田口大嫂!(o´ω`o)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梧桐夜子:

受教。


拾伍司:



豁然开朗!
以及题主你好萌wwww




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初中、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

4论大纲的重要性2,不得不承认,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

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好文笔能给烂故事贴一层金,烂文笔能把好故事剥一层皮。

6你错误的写作方式不是你炫耀、找存在感、和人找共同点的资本。同样,渣也不是。

7把你收藏夹里文段生成器、人名地名物品名生成器地址删了,你是文手,别说你取名废,谁天生也不是触。

8多听取建议,少关注吐槽,并不是所有评论你文的人都是大大,时刻留心那些以刷存在感、秀逼格、贬低他人来获取自我满足的可怜人。

9同样也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如果你已经这样想了,那我告诉你:如果你有你想象中的自己的十分之一厉害,你都不会这么想。

10还不要以为自己看了多少多少写作经验介绍、读了多少多少书就觉得自己会写文了,吃了一辈子饭也不见得就会做饭。

11在把旧的东西学到之前不要胡乱研究创新,开宗立派。巨人的肩膀再矮也比站在平地高。

12想的永远不要比懂得多,思而不学则殆也不是白说了几千年的。

13如果你不想去学,就不要想当然地写你不懂的东西,免得闹笑话。被人指出硬伤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玩。

14自信些。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文渣,那么别人在你的影响下很难觉得它好——但是不要过度,参见条目9。

15千万不要以为批评你的人才是为你好,夸奖你的人都是奉承和取悦你,原因有三:第一,他们不是,第二,参见条目8,第三,你远没达到值得奉承和取悦的水平。

16你有时间逛贴吧刷微博聊QQ煲剧补番好好好买买买烧烧烧prprpr拳打联盟狗脚踢部落猪,就是没时间打开文档口胡几句。









17干货1,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高冷叫高冷,没有就是傻逼,有干货中二叫中二,没有也是傻逼。








17.5干货是指你觉得有用的东西,可以到经典著作、专业学科著作和古籍里面去找找看。

18干货2,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不一定能开出好脑洞,但是没干货一定开不出来。

19 抄袭是让你的作品迅速low逼起来最有效的方法,别说什么“我抄的大作所以不low”,偷金偷针都是贼,还有那些说“我向xxx致敬 ”,“参考了xxx”的自己都摸摸良心,摸了良心再摸键盘。

20 你探求人生的意义,你揭露人性之恶,你窥探人类欲望的本质,你揭示信仰的价值,在这个无信仰的时代支撑起一片净土,你追求的是对黑暗现实最最尖刻辛辣的讽刺,可是你连个故事都说不好,说不完,甚至说不出。

21 文笔2,什么是烂文笔?凡病句错字词语乱用满天飞颇有小学语文改错题之风,说不明白一个事情的就是烂文笔。因此既然你有写文的打算,我就默认你文笔不烂。

22 文笔3,在“文笔不烂”、可以连句成篇并保证没有明显硬伤的前提下,谁一来就对你文笔发表评论的,不是没认真看,就是故意找喷点。

23 虽然世界上没有“不会制冷就不能评论冰箱”的道理,但还是会制冷而评论冰箱更有力量。

24 不要胡乱的嘲笑人,嘲笑那些批评起别人一套一套的结果自己动起手就萎的人除外。

25 把作品整个写完再修改,不然你永远写不完,尤其是听了人几句“我觉得”就回去大改小改的孩子注意了。

26 写文不是写作业,真特么没人逼你写。

27 醒醒吧,每天惦记着“没人看我就不写了”的孩子。

28 懒?很好,继续。不要紧的,真的,写文真的不重要。懒不是缺点,是萌点,甚至是优点,真的。不骗你。









29 除非你文笔烂(参见21)不要随便让别人帮你修改。第一,不论他多么大大多么厉害,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第二,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写成什么样自己满意,别人更不知道。第三,写文不是写作文,每个人喜好都不同。








30 请严格区分“我不喜欢”和“它不好”。








31 增补于3月9日:没有所谓“正确的写作方法”,但错误的肯定有,还不少。








32真正促使你能够写完一个故事的不是大纲,是“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并且要把它讲出来”,但是,首先,你得把故事编出来。








33实在写不出来就别硬写了,去玩一会儿,开心些。又不靠它吃饭,留下不好的回忆多可惜。








34请严格区分“实在写不出来”和“懒”。








35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








36脑洞来得快去得快又不想/没条件马上写的的请把它们记在固定的地方,攒多了再写。 
 
 
【条目之间一编辑就越隔越远怎么回事】 
 





【一期审】你们这样虐狗!是不行的!

审带名字出没(o´ω`o)
我家一期设定
恋人设定
没问题的话就↓
(花式摸鱼~~)

“一期,你真的要来吗?”
“毋庸置疑啊,主上”
“可是。。。。”
“主上,没有什么好可是的”
“真的。。。推不掉啊?”
“逸瑾,乖乖躺好~”
“嗯嗯,期,对人家轻一点”
“放心吧,我会用轻柔的力气的”
“那。。。你来吧”
“那我就去了哦,瑾”
“嗯。。。唔。。啊!!!期你轻点啦”
“我弄疼你了?对不起,我尽量轻点”
“放开人家啦。。。”
“都到这一步啦,怎么能就放开你啊”
“可是期你都不好好来,疼死了”
“怪我怪我,我再温柔一点”
“嗯嗯。。。。那就要记得哦”
“我来了,嘿嘿”
“嘶。。。。啊。。。”
“瑾,还行吗?舒服吗?”
“嗯嗯,很棒哦,期很厉害”
“那我就要更努力了哦”























(门外路过)一只单身鹤的怒吼:“你们特么的揉脚就揉脚,别虐狗行不行啊!我有句妈卖批非说不可!自抱自泣。(掀桌)”

带上鹤球一同出行~~因为一期的黏土没有到,只能拿上鹤球的半身随行了~~各位大佬求指点~~

等待婶婶归来的一期一振
拖了快一个月终于把一期老公给刻出来了。。。一期一振,你就不能快点回来!!!让我等的那么苦😭😭

最重要的决定【一期婶】

ooc,慎入
设定为婶与一期婚礼上播放的
婶给一期写的信
bgm是最重要的决定 - 范玮琪
歌词+对应文字
第一人称
欢迎大家给出一期听完的的反应
因为在补婚礼现场,暂时想不出一期的反应

♪我常在想
每次看着你为我忙碌奔波的身影,每次牵着你的手跟随你的脚步去到任何地方,我都不会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因为有你会让我依靠着。

♪应该再也找不到
茫茫一生,浮萍相遇的人太多太多,如睫毛般掉落之后便会有新的长出。相遇简单,相识却难。

♪任何人像你对我那么好
这个世界上,除了我的亲生父母外,只有你对我没有防备,仅有呵护;只有你对我没有冷漠,仅有热情。

♪好到我的家人也被照料
尽管你也只见过我的家人一面,却能清楚的记得她的喜好。每逢假期回现世之际,你便会让我带上你精心准备的礼物带回去给我母亲,热切关心着她的情况,似乎你才是她的儿子一样,为此让我这么大的一个人了可还是在母亲面前吃了醋啊。

♪我的朋友还为你撑腰
从以前第一次认识就会怼你,忍不住想责罚气哭我的你,到现在动不动就会劝说我,不要为了你因为一点小事而转牛角尖。你真可怕,连我的朋友竟然都被你欺骗的叛变了。

♪你还有一堆毛病改不掉
两个人在一起,不应该是百分之百和零,而应该是两个百分之五十。你不可以说我有坏毛病,因为你的毛病比我更严重,说过多少次都依旧我行我素,随心所欲。

♪拗起来气得仙女都跳脚
有时候,你脾气犟的过分,脾气好的我都要忍不住气得离家出走!还好我这人修为够高,才不会和你过分计较。其实我也知道,你只是设身处地的着想,为担心我会遭受未知的危险而执拗。

♪可是人生完美的事太少
我们很遗憾,为什么认识的时间太晚,如果能够早点认识对方那该多好啊?可是,如果早就认识对方,我们是否还能这样携手一生呢,或许成为一辈子老友也说不定呢。

♪我们不能什么都想要
我想要我们长长久久,你想要我们一生无恙;我想要我们儿孙满堂,你想要我们永不分离。我和你想要我们未来有太多太多,但是亲爱的,不能太贪心,生活平淡如菊也未尝不是件幸福的事。

♪你是我最重要的决定
就这样决定了,从此我便与你白首不相离。当女孩在决定为一个男孩托付终生之时,那她一定是下了很大的勇气愿与你结交订百年,可不能辜负她。

♪我愿意每天在你身边苏醒
从此,每天的清晨都有一个女孩,哦不,女人在你的怀抱里苏醒,甜蜜的相视一笑,而不是那样的惊慌失措。

♪就连吵架也很过瘾 不会冷冰
虽然决定了平淡如菊般的生活,但我火辣辣的性格也注定了会给生活带来一些调味剂。就如我青睐的川菜一般,虽火辣,却能够让人过瘾,留不下冰冷的生活。

♪因为真爱没有输赢只有亲密
每次吵架不管怎样,好像都是我赢了呢。我知道,在你眼里,我不管对错,都会是你最重要的人,所以你温柔似水的性格更会包容着我,容纳我的各种毛病,即使你有时候也是脾气臭。

♪你是我最重要的决定
我决定了,我们一起携手一生。请问你的回答呢?我是否也是你最重要的决定呢?你也决定了即使我人老珠黄,白发苍苍也能够待我如初?

♪我愿意打破对未知的恐惧
你是知道的啊,我很怕未来会发生的事情,不敢去面对。可是啊,我能够坚定的走下去,正是有你在身边的缘故。有什么事,那就交给你好了,如果你解决不了,那我们就共同面对吧!

♪就算流泪也能放晴 将心比心
还记得以前每次吵架吗?你挺真厉害啊,每次都能把我气哭。阴郁许久才走出阴影,你却又一次前来找茬。当时怕你,厌你,甚至不愿听到一声关于你的消息,现在我却能含着笑说出气你的话,亲爱的兔子先生,你可不要被气得抱着我哭哦。

♪因为幸福没有捷径 只有经营
坚定的走下去,一步一步建设我们的家,不妄图,不奢求。如果一定要说奢求的话,那便是请你一定要和我好好的守护这个家。能答应我吗?

-----end-----
最后还是得解释一下,最开始我家一期是冷漠型的,和大家自己的一期可能有些出入。但是各位看官请别介意,因为这就是我家一期,从冷漠的转变为丈夫的身份

挑战自己两小时一边聊天一边刻的产物😂😂😂加油!!!刻出表情包哈哈哈

鹤球!用了几天也算是刻出来了,鹤球果然要“麻烦”一点啊哈哈哈(o´ω`o)额,说实话,把底给弄脏了,真是果咩啊,鹤球!(土下座)下个目标一期尼,然后是药总!

爷爷的刀纹!!!啊啊啊!!还是爷爷的最好刻😂😘其他人的简直要命

【一期婶】你本来就是我的

 依旧小透明
   依旧ooc ,女审有名字
   部分灵感来自隔壁婶婶
   我家一期有些霸道,本丸醋王
   如果能接受,那么↓
  若占tag果咩
Ps.哪天再把这个前情写出来。。格式有点乱,见谅

( • ̀ω•́ )_(:з」∠)_分界( • ̀ω•́ )_(:з」∠)_

前情,一期和审神者在前一天闹了矛盾,婶婶主动晚上去一期房间道歉,结果被一期缓解自己闹矛盾的心情后强制留下婶婶(其实是婶婶也自愿了)

(o´ω`o)_(:з」∠)_分界(o´ω`o)_(:з」∠)_(o´ω`o)

    明媚的阳光透过障子门,洒落在屋内,熟睡之人由此苏醒。看着周围并不是自己以往熟悉的环境,才想起昨晚的事,现在自己为什么躺在这里。
  “外面已经这么亮了啊,该起床了啊。嘶。。。啊,痛痛痛。。腰好痛。。”
  逸瑾微微起身,由腰部传来的不适让她倒吸一口凉气。突然从旁边伸出一只手,环抱着她的腰,稍稍用力把她又拉进了被窝里。一期一振单手支撑头部,侧躺在逸瑾身边,
  “这么大早上的起来干什么啊,平时可没有这么早起床的哦!”
  说完便轻轻吻了一下逸瑾的唇,
  “早上好。”
  反应慢一拍的逸瑾反应过来后脸上泛起一片红晕,
  “大早上的你干嘛啦,这是!”
  “早安吻啊,怎么啦,有什么不对吗?”
   这流氓语气,还是当初那个温温柔柔,不敢越距的一期一振吗!!逸瑾迅速把头闷在被子里,
 “你,你,你别离我这么近啦。还有你快穿上衣服!”
  一期听到自家主上这番话语,偷偷抿笑,跟着一起钻进被窝里,紧紧的抱着逸瑾,
 “那主上亲我一下,我就松开,不然越来越近,近到我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逸瑾实在惶恐,赶紧抬头飞快的亲了一下一期的脸,又埋下了头,闷闷的说道,
 “这样总该可以了吧?”
 “哦呀,主上只给这点程度吗?这点程度可是不够哦。”
  说罢又靠近了一点。逸瑾那他没办法,只能抬起头去亲吻一期软软的嘴唇,正欲离开,一只大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对方灵活的舌头撬开牙齿,加深了这个早安吻。些许过后,一期不舍的松开逸瑾,带着笑意在她耳边低语,
  “多谢主人款待,那在下便去工作了。”起身去穿衣服,离开了房间。
  “啊!我昨晚干嘛要过来啊!真是的!又被欺负了!”逸瑾懊恼的回想着。
   去到卫生间,逸瑾又发现了一个悲剧的事实,自己来姨妈,还漏了。逸瑾表示已不想活,难怪自己腰那么痛,原来是生理期的缘故。回到自己房间后继续躺着休息,躺着躺着她似乎忘记了她侧漏的事了。
  按照内番规矩,今天刚好是粟田口一家,青江一家与贞宗一家(没错,我家还没有污龟)的被单的清洗时间,负责清洗的是鲶尾和青江。鲶大眼难得的认真清洗,没有打闹,大概是因为前不久被训了的缘故吧,但依旧停不下搞事的本性。在一堆被单中看见自家哥哥专属的标号。(就是每个人的被单都刻有自己的标记,以防拿错)
  “嘻嘻,一期尼,我来给你洗被单哦,啊咧,中间这个红色的污渍是什么?不会是血渍吧?”
  青江过来端详一番,微微一笑,“哦呀,鲶尾君,这是谁的被单?”
  “这是一期尼的被单,可是血迹哪里来的呢?难道他受伤没有去手入?”鲶尾举起被单的污渍端详着。
  青江是谁许人也,这点事情也差不多才出来了,但他也不说那么明白,“好像昨晚主上去找一期君就没有出来过,今天早上有人看见她穿着睡衣从一期君的房间里出来。”
  大脑灵活的鲶尾很快就领悟过来了,“青江殿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的天哪,一期尼下手竟然这么快!”依照鲶大眼的搞事本性,事情很快传遍了本丸。
 “难怪今天都没怎么见到主人,竟然就这样被一期一振上了啊!难道是我不可爱了吗?இдஇ”清光暗自伤神。
 “阿鲁金啊!阿鲁金啊!您竟然选择了一期殿!”长谷部失血抬入手入室。
 “哈哈哈,甚好甚好。”爷爷依旧淡定的喝了一口茶。
 “这可真是吓我一跳,主人就这样染上了红色?那就让我来给你一个身份转变的惊喜吧!”本丸搞事扛把子鹤丸看来要准备搞事。
 “主人那么喜欢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呢!”萤总默默拿出了本体。
  一家欢喜一家愁,本丸大多数刀刀伤神的时候,本丸最大家族粟田口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冲去寻找自家大哥的身影。粟田口大家长也蒙在鼓里,就被围在弟弟中间轮番轰炸。
 “呐呐,一期尼,你昨晚是不是干嘛啦?”
 “一期尼,你搞定大将了?真厉害!”
 “一期尼,你怎么可以抢我的大将啊!”
 “也就是说,包丁可以看到人妻了对吗,一期尼?”
    一期一振被这轮番轰炸到蒙圈,“你们从哪里来的消息?”转念一想,我这里都这样了,逸瑾那里应该撑不住了吧。。。打发掉了弟弟们后,赶紧去逸瑾的房间安慰一下她。谁曾想,这个话题中心人物居然在床上看着资料睡着了。他摸着她软软的发丝,无奈的笑笑,也只有她这个人才能这么淡定吧。
   轻轻掐掐她的脸,“主殿,该起床啦,怎么又睡了啊。”逸瑾迷迷糊糊睁开眼,“哎呀,一期,怎么又是你啊?要吃饭了吗,哎呀,好开心!”忘记了腰疼,掀开被子拔腿就跑去了餐厅,留下一期一脸懵逼。
  还未在餐厅坐定,就发现气氛不对,似乎有很多双眼睛正在盯着她,所以逸瑾选择无视。喝口水压压惊,
  “主上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按耐不住的清光锤桌。
  “噗!咳咳咳!清光你这是突然怎么了?”逸瑾不停的咳嗽,想要缓过气来。可是清光的话就像一块石头扔进平静的湖面,激起千层浪。
  “对啊,主上,您为什么选择了一期殿而不选择我啊??”
  “长谷部君,您淡定一点。主上,看来我是不是要准备您的嫁妆啦?”
  “甚好甚好”
  “您到底怎么回事?!药研你来说!怎么回事!”
  “大将,您过来,我说给您听。算了,还是我过去吧。”
     药研快速走到逸瑾身边,向她简洁明了的讲述了事实。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的逸瑾脸上红一阵青一阵,
   “你们误会了啊!真是的!啊啊啊!!那是我生理期!行了吧!而且我当初拿错一期尼的被单盖行了吧!”
  刀刀们面面相觑,原来是这样啊。仍然有刀刀不死心,“那有人看见主上今天早上从一期君的房间里出来是怎么回事呢?!还穿着睡衣!”
  “我,我那是醒来以后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必须马上解决,所以没多想就去找一期尼了!你们想的也太多了吧!!啊啊啊!不想理你们了!哼!”飞快的解释完转身就跑回房间,不给他们留一点反应的时间。
  一期一振作为话题中心人物之一依旧淡定的吃完了这餐,目测心情还挺愉悦。可另一头的中心人物并没有那么愉悦呢,
  “好可恶啊!好讨厌!再也不想和一期一振说话了!再也不要!”
  “刷---”的一声,房门被打开,一个熟悉又温柔的声音兀自响起,“听说某人再也不想见到我了啊!那这份餐点我还是端走好了。”
  “哎,回来!你干嘛端走我的吃的!不可以!”
  “不是不要看见我的吗?”
  “哼!不吃就不吃,你走吧!别让我看见你!”
  “是!chu(额头)!好好吃饭!”一期轻轻放下餐盘,带着笑意吻了逸瑾的额头,伸手揉揉她柔软的发顶,推开了门,出去前突然有个想法,回头对着屋内说:
  “主上,就算他们误会了也无所谓哦,因为你”

  “本来就是我的。”

年初七生病忙坏我家刀刀

(主一期×女审)
  我家一期可能ooc,慎入
  新人首文,慎入
  审神者有名字慎入
  一个爱吃辣的天朝婶子(划掉)婶
  这个脑洞是初七那天我在家里的真实写照改的脑洞,要说为什么十五才发_(:з」∠)_大概是因为咸鱼吧_(:з」∠)_一期有一部分行动和话语来自当天照顾我的麻麻(o´ω`o)麻麻辛苦了!笔芯!

   写得不好,请大家多多指教,我会改进的!(o´ω`o)文和我一样较啰嗦,请见谅(*´艸`*)

   正值新春佳节的大年初七,本丸里每一位付丧神十分享受来自中国的传统佳节带来的洋溢着满满的新春氛围。政府也十分应景的给每位审神者一个安详的春节假期,并承诺在此期间绝不搞事。本丸的主人逸瑾表示这样喜庆且空闲的氛围我很喜欢,于是接着睡。王子近侍依旧按时按点叫主人起床。轻轻推开障子门,面对一地狼藉,一期不用多想也大概知道了昨晚主殿一边吃零食一边打着游戏熬到了深夜。看来要叫醒依然蒙在被子里呼呼大睡的那个主人有一定的麻烦啊。

    “主殿,早上好,该起床了哦,今天是大年初七,您不是说今天和朋友们约好去聚会吗?这个点起来梳洗的话刚好合适,不会迟到哦。”

    。。。。。。
    寂静,仿佛付丧神是对着空气说的话。好尴尬啊,怎么办,还是得保持围笑,一期如是想。但不愧是自我修养优秀的一期·亚撒西·王子殿下·一振,面对这种尴尬局面还能将温柔的笑容挂在脸上,只不过脑门上莫名多了三条黑线。看来言语没用的话,只能用行动了。

    “失礼了。”
    一期一振端端正正跪坐在逸瑾的榻榻米旁,用即使戴着一层手套都能看出纤长的手轻轻拍了拍那团被子的凸起部分。

  “主殿,早上好,都这个时候了,该起床了哦,不要以为赖着不起就可以躲过去,而且您不是还有约吗?”
  
  面前的被团依旧未动半分,过了十几秒后开始蠕动。一个鸟窝(划掉)亚麻色的脑袋慢慢钻出来,像慵懒的猫一样伸出一个大大的懒腰,然后转了个身。
    。。。。。。
   一期一振表示一脸懵逼,在下就这样被忽略了吗???正当懵逼的时候,一个幽幽的声音传入他耳朵。
 
  “啊(呵欠)---一期尼啊,早上好。昨天晚上有小伙伴放鸽子,我们就说好了择日再聚,所以我要再睡一下,好吗?”逸瑾依旧安详的闭着眼继续她的春秋大梦,但出来的实在是太像被人欺负了的朦胧嗓音实在是戳到一期一振软软的心窝里了,然后选择放弃叫醒主上(并不)。

 “主殿,可是您这几天都在睡觉啊,躺在床上的时间太多了,药研说了即使是冰冷的冬天也得多运动运动,而且您不吃早餐的话也会对胃不好啊,所以还请您快起床。”

  逸瑾缓慢的翻了个身,使自己面对这位粟田口大哥,艰难的睁开一只眼睛看着他。
    “啊呀,昨夜玩到太晚了,我错啦,一期尼,但是我真的好困啊,真的,求你给我再睡一会儿吧,求你啦。”
     一期一振作为粟田口短刀们的哥哥表示实在不能承受自己的主人在这样没睡醒的情况下用这种沙哑声音,尤其是平时难得一见的撒娇的语气,于是对着这个时候让他束手无策的主人,一期一振无可奈何的笑笑。
     “那好吧,看在您提前完成了所有的工作且处于假期无工作的份上就只能容许您继续睡,不过待会儿在下来的时候必须要起床了,知道了吗,主殿?”
    逸瑾迷迷糊糊的只听见了“继续睡”这三个字吱了一声后便迫不及待的将被子盖过头部,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呼呼大睡起来。
  
一期一振看着逸瑾摇摇头,悄悄起身退出房间,轻轻将门带上。恰巧清光和安定路过门口,初始刀清光看着退出主人的房间的一期一振,大概知道什么情况了,问:
  “一期君,早上好,看来主人昨晚又玩到很晚了吧?”
  “清光殿,安定殿,早安,确实是您说的那样呢。”一期一振默默回头看向房门,再无奈摆摆手,苦笑着看向提问的刀。
   “一期君早安,清光你怎么一副看透的样子?”安定回应一个微笑后转向清光。
  “因为主人糜烂的生活我已经知道得清清楚楚了啊,很无奈啊”清光摆摆手说道。
  “清光殿您这样说真的好吗,哈哈哈”
。。。。。。
    快至中午的饭点,逸瑾终于被一期一振放出的大招-----粟田口小短裤们给弄醒,小短裤们使出自己的撒娇本事令逸瑾苏醒。看着这些白花花的腿,逸瑾表示早点亮出这个绝招就好了嘛,啊,天堂啊!(´∀`)♡一期尼你终于机智了一回。( º﹃º )

  麻麻精心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午餐为本丸的付丧神们,特别还有几个为了逸瑾重口味特意去学的川菜,香味扑鼻。刀刀们陆陆续续来到餐厅,等着主人的到来后再开席。逸瑾一手拉着五虎退,一手牵着前田,被推搡着来到餐厅。

  美味过后,寒冷的天气让无所事事的逸瑾马上进入会客厅的被炉里,让小夜坐在怀中,替他削好柿子和马蹄,两个人其乐融融的一起吃着。弟控宗三和江雪表示我看不见看不见| `Д´|并默念佛经。

  由于未睡够又处于温暖的被炉中,逸瑾再一次进入梦境。路过的美人爷爷遇此景智障的笑笑:“哎呀,主殿就这样在被炉里睡着了,这样容易感冒啊,姑且让老头子勉强保护主上吧”,说着就将逸瑾搂在怀里睡去。

  逸瑾再次苏醒是被热醒的,发现美得令人窒息的脸庞近在咫尺,不得一脸懵逼,这死老头子什么时候过来的?但注意力马上被肚子隐隐的胀痛转移了,心想看来得去找药研了啊。
 
  “喂。爷爷,醒醒,你的智商又掉啦。”面无表情的推了推老头子。

  “小姑娘,你这样说可让我这个老头子很难过啊。”说罢便假装的抹了下眼泪。
  “憋装了,爷爷,您这演技可以领金酸莓奖了。ヽ( ´¬`)ノ”
  “哎,老头子我年纪大了,不是很懂你们这些奖咯。哈哈哈”

~~~~~~~~~~~~~~~过渡线~~~~~~~~~~~~~~~~

   毕竟应该接近饭点,逸瑾便扯着智障老头来到饭厅。看见主人以及天下五剑一同出现在饭厅,惊起一片噫噫噫(ಡωಡ)近侍一期一振可坐不住了,起身过来就强行分开两个人的手,压抑着隐隐的怒火语气将逸瑾拉至她的座位。逸瑾回了一眼三日月,用口型表示你看吧,都怪你!老头子一脸无害的指着自己,同样用口型表示怪我咯?
 
  同样美味的菜,由于肚子胀痛的缘故,没吃了几口就离开了餐厅,害得光忠认为今天做的不合她胃口呢。初锻刀药研从逸瑾略有些苍白的面容察觉出不对劲,在她离开餐厅后不久赶紧吃完自己的饭后来到逸瑾的房间。轻轻敲门,“大将,我现在方便进去吗?”
    “嗯,是药研吗?快进来吧。”
     药研一进屋,就发现自家大将卧在被窝上,身体弓得像一只熟透的虾子,右手不断的在肚子上打圈来缓解疼痛,唇色煞白,情况看来十分糟糕啊。
     药研在逸瑾的额头上摸到了冷汗,细细询问她,“大将,你是肚子的哪个位置痛?是怎样的疼法?什么时候开始的?拉过肚子吗?”逸瑾一一回答。药研再通过询问正餐过后是否吃过其他东西,她简略的将自己下午所做之事复述给他。
 
   药研推了推眼镜,不一会儿就得出结论,“看来大将是消化不良引起的急性胃炎啊,还有可能有些感冒。大将对不起,本丸暂时没有合适的药,我让其他人送您去现世的医院行吗,您坚持一下,好啦?”逸瑾已无力去想太多,只能点点头。

   药研给她盖上被子后,急切的跑出去和还未散开的在帮忙收拾东西的刀刀们解释。长谷部第一个举手并表示自己罪该万死竟然让主殿这么遭罪,正在帮忙收拾餐桌的一期听到自家弟弟这么说,不禁皱了皱眉,“今天我是近侍呢,说到底我也有责任,让我去吧。”说罢便撇下餐厅里几个人和药研来到逸瑾的房间,却没发现人。侦察高的短刀很快发现了自家的大将在卫生间里,赶过去后发现逸瑾正扒着马桶吐得要死要活的,一期看到这番景象很是心痛。纤长的手轻轻拍逸瑾的背,并用纸擦掉她口边的残渍,接过药研递过来的一口水,让逸瑾得以漱口。吐完的逸瑾算是没了活力了,整个人都摊在一期怀里,脸色还是不够好。一期心疼的看着怀中的逸瑾,一把抱起她回到房间的床上。替她穿上厚厚的外套后便急匆匆背上逸瑾去现世。

  一路上,两人无言。趴在背上的逸瑾将头搭在一期的肩头,却没说一句话。自己痛的不想说话,二是知道一期有些小气她生病。很快就赶到医院,诊断和药研的结论一样,但是逸瑾能感受到自己近侍虽然外表平静,但内心指不定怎么翻腾了呢。注射完几瓶药水后,依旧由近侍背回去的。逸瑾鼓起勇气,带着委屈的语气小声的在一期耳边轻轻说:“对不起,一期尼,这么晚还得麻烦你,果然我很累赘啊。。。”
     听到主上这么虚弱的语气对自己道歉,又联想到平时那个活奔乱跳的一期这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一期一振不禁叹口气,
   “主殿,还请您别这样说,照顾您是在下的本分,而且今天您受这么大的苦我也有责任,在下必定在您痊愈后请罪的。”
     逸瑾听他这么说便急了,未等一期回答完就抬手止住在他嘴唇上。
   
    “一期尼,说到底还是我自己作死,不怪你,你别这样说好吗?”说罢便如动物般歪头去蹭蹭那软软的水蓝色短发,如同短毛猫一样的触感使她得到了不少的安慰。一期没意识到她这撒娇的猫般举动给自己带来了些许欣慰,意外的心情好了许多。啊,这从回本丸的路如果再长一点就好了,慢慢享受着逸瑾难得的一面,只有两个人的世界,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何尝不是一种幸福。一期一边感受着背后的重量,一边漫想着。
 
  两人世界短暂如许,尽管放慢了脚步的一期依旧是打开了本丸的大门。焦急等待着的刀刀们看见自家主人被近侍背回来,脸上还有些许似有若无的脸红。好的,一期一振,接下来的手合场请你成为常客。
      一期让逸瑾半坐在自己怀中服用带回来的药,伸手放在她的额头上,用自己温柔的声线询问道:“主殿,现在感觉舒服了点吗?”逸瑾点点头。“那您就好好休息吧,为了以防万一,我会守护着您,在下告退,晚安。”说罢,一期便轻轻转身离开了逸瑾的视野里。
     暖暖的被窝很快使逸瑾进入睡眠,但约摸几个小时后她很快被一股很强烈的反胃感弄醒,不曾多想便迅速奔向洗手间的马桶吐了出来。近侍一期很快被匆忙的脚步从浅眠状态拉出,没反应过来就发现比自己低一个头的逸瑾飞过身边,他急忙开灯去跟随她的脚步。他默默的蹲在她的身边,伸手给她顺气。待到逸瑾舒服了点后,她想起身回到房间,谁料脚下突然一空,瞬间的失重感使她紧紧抱住身边的。。。东西?“天呐,这是脖子?”逸瑾这样想后才意识到自己被一期公主抱了。
     “你在干嘛啊!怎么突然。。。”
      “如您所见,送您回房间休息啊!”一期的语气如同谈论每天的天气一般平淡。
      “我自己能走啊,你放我下来啦,被人看见多不好啊。”逸瑾嘴上这么说着,身体却更紧的搂着一期的脖子。
  一期被自家主上这样的举动所带动,也紧了紧手上的力度,嘴角微微带着笑意,“看到就看到。”一期将逸瑾轻轻放在床上“今晚可不要再这样突然了,吓到我了,有什么需要就直接和在下说,您看看您,穿这么薄,万一又冷着了怎么办。好啦,在下还是守护着您的,请安心睡吧,晚安。”说罢,掖了掖被窝便转身关灯出去了。
  
一夜熟睡过去,大概是药效真的起了作用,第二天的逸瑾又恢复了健康的精神面貌。“光忠麻麻!给我加辣!对!飘着红油那种!”一期默默在逸瑾身后举起了本体,似有若无的微笑着。